探索有民族特色的现代教育之路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了!对于人生而言,70年光阴堪称漫长,它足可使赤子进入衰年;对一个国家和国家的教育而言,70年岁月虽不能算长久,然而,教育作为育人的事业,70年也足可以影响和造就几代人。在全球化背景下,在中国的经济、政治、思想、文化、社会发展取得显著进步的今天,站在新的时代立场上重新编写一部共和国教育史就显示出必要性和独特价值。

共和国教育70年的历史人繁事富、千头万绪,以什么样的线索去加以把握?这是我们首先遇到的难题。正如1949年以后,在社会改革的所有方面我们都在做着前人所未曾做过的事业那样,在教育方面我们同样进行着前无古人的探索。我们可以把共和国教育70年的历史,看成是中国探索本民族教育发展道路,建设中国现代教育的历史。

从20世纪70年代末至共和国70周年诞辰,其间历时40年,中国始终走的是一条对外开放、自主发展、探索有民族特色的现代教育之路。如果以此为界,之前的30年,共和国教育的探索有着强烈的政治导向的话,之后的40年共和国教育则在坚持社会主义政治方向的前提下,具有明显的经济建设、社会进步和教育自身发展的导向。

共和国教育70年的探索,其民族特色是鲜明的,表现为教育发展道路的独特性、发展内容的独特性和发展方式的独特性。共和国教育70年,完成了几个重要的历史转变,即:由半殖民地半封建教育向新民主主义教育进而向社会主义教育的转变,由为政治服务的教育向为现代国家的经济建设、社会进步和人民需要服务的教育的转变,由适应计划经济体制的教育向适应乃至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教育的转变,由移植模仿的导入式教育向自主探索、创造的开放型教育的转变,尤其重要的是,由教育的贫国弱国向教育的自足之国乃至大国强国的转变,由此建立起一个十分巨大而又相对完整的教育体系,提高了全民族的教育水平和文化素质,为国家的现代化建设提供了充分的人才支撑和人力资源保障,探索和提供了经济落后、人口众多、幅员辽阔、区域差异悬殊的现代化后发国家的教育发展道路和模式。

共和国教育70年的历史是一个持续的过程,但在不同时期也表现出明显的阶段性特点,由此实现着曲折而又不断进步的发展进程。为了将共和国教育70年这一进程充分展现出来,同时也是为了研究和叙述的方便,需要尝试对这70年的教育历史划分阶段。划分教育历史阶段的标准无外乎几种:其一,依据社会历史的发展;其二,依据教育自身的发展;其三,结合社会历史发展和教育自身的发展。本书采取第三种标准,将共和国教育70年历史划分为4个阶段,即1949—1966,1966—1976,1976—1992,1992—2019,依次分为4卷。4卷的书名分别为:第1卷《筚路蓝缕》,第2卷《山重水复》,第3卷《柳暗花明》,第4卷《乘风破浪》。

相较于之前的各种共和国教育史著述,本书有着自己的探索和独特的面貌。对共和国70年教育历史的探索是一个学术研究的过程,参加本书研究和撰写的人员均为教育学和教育史专业工作者。我们希望能够让更多的读者来关注和了解共和国教育的历史,于是,我们考虑在本书的研究和撰写中,让学术探究成为暗含的线索,而表现出来却是具有可读性的通俗化成果,力求使本书成为一部既可为专业和理论工作者参考,又可为非专业读者接受的读物。为了实现这一目的,我们从以下方面作了考虑和安排。

第一,关于主旨。教育作为社会系统中的一个子系统,它从来也不能自足地发展。我们把教育系统自身发展的历史和教育与其他社会系统交互关系的历史,区分为教育的“内部史”和“外部史”,并在研究和叙述中力图贯通两方面,既反映教育领域内的变革,也关注教育与其他社会领域的相互作用;既反映教育发展在制度、实践层面的建树,也关注其中所体现的中华民族精神世界的嬗变。总体的编撰原则是:越过往,越似史;越近前,越似志。

第二,关于体裁。虽然全书四卷按历史编年为序,各卷中事实上也存在着时间的线索,但各卷对不同时期教育史事的叙述,并不严格采用单一的编年体史书编纂体裁;对不同时期教育问题的叙述,也不采用专业理论著作按理论或实践逻辑展开的做法,而是通过概括、选择各时期最重要、最具代表性的历史事实或问题,以之为统领,展现这一时期的教育变迁。

第三,关于内容。既为了便于阅读,也为了提供充足的信息量,全书各卷内容分为主体文本和辅助文本两部分。主体文本为叙述教育历史过程的正文,辅助文本提供虽未进入正文却对正文具有重要补充作用的相关信息。各卷主体文本所要表达的内容不求面面俱到,而是选择这一时期教育发展中具有典型意义的大事、要事,通过一个人物、一个事件、一个政策、一个理论、一个运动、一个改革、一个时段……去透视这一时期的教育问题或教育走向,由此把握这个时代的教育观念、社会本质和时代精神。各卷辅助文本的内容通过“链接”的方式予以呈现。这些内容包括这一时期的教育大事记、有关教育事件、教育人物、教育文件、教育术语等的解说,由此提供更多的知识性信息,以弥补主体文本的不足。

第四,关于形式。图文并茂是中国图书编纂和出版的优良传统,也是当下诸多普及性读物和一些学术著作的追求。共和国70年的教育去时未远,大量珍贵图片都保存在世,成为我们选用不尽的库藏。

随着《共和国教育70年》一书的出版问世,我们对共和国教育70年的巡礼到此暂告一段落,但共和国教育的历史却还在生机勃勃地演进中。

(作者系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系、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教授,本文节选自江西教育出版社《共和国教育70年》序言)

《中国教育报》2020年12月16日第10版

作者:杜成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