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教育实践家顾泠沅:教师如何成为“有研究能力的实践者”

扎根教改实践数十载不忘初心,用“零布头”时间写下工作日记约200册,年近八旬仍奔忙于教育改革前沿,他就是中国当代教育实践家、“青浦实验”的开创者——顾泠沅。扎根田野无怨无悔,矢志不渝从未离开。始终守住一份对研究与实践的诚实之心,成为顾泠沅一生执着教育事业的注脚。

2021年7月13日,在上海举行的第14届国际数学教育大会(ICME-14)上,顾泠沅受邀作主题报告,介绍在上海持续开展了45年的数学教改的实验成果。他也是继华罗庚之后第二位在这个大会上作报告的中国学者,向世界展示数学基础教育的“中国经验”。谈及“青浦实验”和这次报告的意义,顾泠沅表示:“基础教育是提高国民素质的奠基工程。国运盛衰,教育为先。‘青浦实验’总结了我们自己的经验。这份报告为我国中小学数学教育的跨越式进步留下了一份时代的印记。在教育全球化背景之下,向世界展示这份立足中国特色的实证研究,接受国际同行们的检验,将对我国数学教育发展起到推动作用。”

顾泠沅

1944年出生,江苏吴江人。1967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数学系,1993年获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博士学位。先后在上海市青浦县任中学教师、教师进修学校校长等职,1998年调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任副院长。特级教师,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市劳动模范,上海市教育功臣,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劳动模范,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科研兴教之路

采访中,顾泠沅忆起40多年前“青浦实验”的启动背景:1977年恢复高考的消息传来,作为数学教研员的他,在对上海青浦全地区4373名高中毕业生的摸底考试中发现,当地学生的及格率仅为2.8%,平均分仅为11.1分,其中,零分比例高达23.5%。焦急的顾泠沅当即给县教育局局长打了一份报告,自告奋勇地要求挑起全县数学学科教改的重任,并立下“军令状”——用十年时间将青浦的数学成绩提升到全市平均水平以上。由此,一场轰轰烈烈的“青浦实验”拉开了大幕。

根据不同阶段改革的重点目标,顾泠沅将“青浦实验”大致分为三个阶段:大面积提高质量(1977-1992年)、突破高认知瓶颈(1992-2007年)、推进探究与创造(2007-2022年)。“三个阶段的划分,其实是改革轨迹的节点:1977年‘文革’结束不久,低分生遍地,亟须迅速改变现状;1992年,取得了大面积提高质量的经验,那年曾在全国推广,但我们深知,当时灌输教学旧习尚未根除;到2007年,我们广泛吸收国内外优秀经验,终于突破高认知瓶颈,总结出数学教学的本国经验,而此时创造力培养又成为新的难关;2018年的大规模测试表明,探究与创造水平已有显著提升,至今我们还在做进一步推进与完善的工作。”顾泠沅介绍道。

“青浦实验”如何守正创新、继往开来?顾泠沅的一席话语重心长:“‘青浦实验’是老一辈人生导师、过渡代中坚力量和大批后辈才俊三代人‘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实践结晶,是在群体的守望、真实的经验、对学生的深切了解基础之上运用教育科研方法守正创新的改革过程。‘青浦实验’见证了我国社会从拨乱反正、改革开放到教育走向现代化的变革历程。至于未来的教育改革,我想说‘看懂现在就是面向未来’,教育本来就是面向未来的事业,看懂现在,重要的是要理性地来看待我们今天的发展和进步,同时又要看到我们存在的问题。‘青浦实验’四十余载,我们有过自信、荣耀的光鲜,也有过许多曲折、无奈的折磨。尤其是后者,不可轻易忘却,因为事过境迁之后,都成了不可多得的财富,如同嚼甘蔗那般,嚼出汁水、吐掉渣子。”

顾泠沅始终强调教学改革要基于实证研究,他带领团队采用因子分析技术,先后在1990年、2007年、2018年对青浦区八年级学生开展了三次全样本数学认知能力的测量与研究。在第一次大样本测量中,他发现了布卢姆教育目标分类法的弊端,于是带领团队设计了一份长达24页的能力测试卷,又用28万个标准数据的统计处理,得出了学生认知水平的四个层次:操作性记忆、了解性记忆、解释性理解、探究性理解(即创造力)。2007年,利用该分类框架对青浦区八年级学生进行了第二次大样本测量,结果表明,在前三个层次,学生提升得非常快,但在第四个层次几乎是原地踏步。因此,顾泠沅将“青浦实验”下一阶段的目标定位为“推进创造性学习”。

为掌握课堂里的一手实验数据,顾泠沅始终坚守在教育研究与实践的第一线。他介绍道:“‘青浦实验’的工作原则是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大处明方向、小处见实效。见实效的地方,一是教师,二是课堂,改革最终发生在课堂上,而教师事关重大。早在20世纪90年代,刘佛年校长就走进青浦实验中学课堂,提出‘活动—发展’的教学格局,并亲笔题写了‘教育改革的楷模’,我们务必秉持这样的工作原则。”

2018年,顾泠沅又主持开展了第三次大样本测量,测试结果令人振奋,因为在探究性理解这一层次,学生的能力竟提高了11.31个百分点。为了在教改实践中寻找到提高学生探究能力的关键举措,顾泠沅带领团队根据已有经验的积累,同时考虑到人为控制实验在教育公平与研究伦理方面的欠缺,设计出了“依据大数据抽取可供比较的典型样本组,再通过自然观察、证据推理取得结论”的研究方法,简称“执果溯因”的实证研究。

近年来,青浦实验中学发展为教育集团,编制了“学程手册”,“活动—发展”出现显著实效。2018年以来研究工作愈加密集,虽已年近八旬,顾泠沅仍每年不下数十次地奔往离家30公里的青浦区实验中学,努力从实践中继续寻找提升学生创造力的关键教学行为,如:高水平任务驱动的教学设计(非常规挑战、个别化目标、宽松有活力的求知状态);多角度思维加工的自我学习(激活多种策略、应用体验或知识同化的提升、评估效应量和再加工学习)等。对于“青浦实验”和教育事业的下一个目标,顾泠沅表示:“我们不是培养坐而论道的文弱书生,而是为勇于探索创造的实干人才奠定扎实的功底。”

顾泠沅早年间工作照

让教师真正成为“有研究能力的实践者”

改革总是充满艰辛与坎坷的。当课程改革进入攻坚阶段,许多深层次的矛盾与问题开始凸显。能否提高教师的专业化水平、将新课程理念落实到课堂教学之中,成为课程改革成败的关键。1986年,为培养一线教育家,教育部提议顾泠沅去华东师范大学硕博连读。从此,顾泠沅与刘佛年结下师生情缘。一段“拉家常”的话为顾泠沅打开了思路:“刘校长说,无论中外,中小学教师积累的经验很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凡是没有作出理性概括的,往往只能热闹一阵子,开了花不结果,成了‘过眼云烟’。而新来的教师又要从头开始摸索,这其实是极大的浪费。如何才能破解这一困境?一是理论工作者深入到中小学去,二是中小学教师都能做些教学研究工作,开花还须结果。”

于是,顾泠沅努力研究优秀教师同行的教育经验,“只要听说哪个学校有老师教得好,我就带着团队一头扎进他的课堂里去”。顾泠沅曾和他的团队通过深度访谈、视频分析等方式,采集了江苏、浙江、上海等地120位名师的成长素材,并建档立案,分类求其共同点。结果发现,这些名师竟都有着相似的成长经验——一是都有一颗“仁爱”之心,爱祖国、爱事业、爱每一位学生;二是都有一番难忘的“挣扎”过程。他们常常在课堂“挣扎”中实现从理念到行为转移这个至关重要的环节;他们都说身为凡人并非生来就是好教师的料,开始是难以立足,接着是技不如人,后来才是一切为了学生、从不满足,把自己逼进墙角;他们都能记起两三次毕生难忘的“挣扎”经历。

顾泠沅以人民教育家于漪为例:“20世纪80年代,我对于漪老师进行访谈后记录下她当时的原生态经验,概括说来就是‘一篇课文,三次备课,坚持三年,一定能成为好教师’,真话就是这么简单。一辈子学做教师,里边有周期性的循环。几次循环,不断改进,就会越来越好。”

“三关注、两反思”,是顾泠沅总结出的教师在职研修的“行动教育”范式,即“关注个人已有经验的原行为阶段;关注新理念之下课例的新设计阶段;关注学生获得的新行为阶段”“反思已有行为与新理念、新经验的差距,完成更新理念的飞跃;反思教学设计与学生实际获得的差距,完成理念向行为的转移”。这样的循环往复彰显了我国教研特有的组织文化和行动路线,深刻体现出中国特色教师专业化和源自“知行合一”认识论血脉的精华。2004年,顾泠沅出席在香港大学举行的国际教育教学委员会(ICET)大会,作了题为《重视群体实践智慧:教师专业成长的范式革新》的报告。2003-2007年,教育部基教司开展“创建以校为本教研制度建设基地”大型科研项目,顾泠沅担任项目专家组长,将教师行动教育的思路——自我反思、同伴互助、专业引领等要素落实于校本研修。

让教师成为“有研究能力的实践者”,顾泠沅对此有着深切的期许和不懈的追求。他说:“早年,课堂现场观察,即时即景,锻炼教师的教学敏觉力,很有成效;但有信息不全的局限,容易遗忘。20世纪90年代末,引入信息技术,录像带、视频光盘,实现了多角度全息记录,还可以回放、定格、显微;教师‘既是演员又是观众’的角色转变,成就大批好教师成为可能。如今,不少教师正在成为基于证据的‘循环改进者’,视频分析大大扩展了证据的多样性:数据统计资源大大丰富、事例分析素材更为精致,有人据此作经验解释,理论工作者就此作理性演绎。课堂改进也好,教师成为导师也好,用视频的方式录下来,不需要别人评价,一看就明白了。”

顾泠沅兴趣广泛,尤其是对科学思想史和人文艺术发展史兴趣浓厚,这也使得他能够用历史演变的眼光来思考问题。教师职业发展应如何回应时代要求?顾泠沅指出:“当今时代呼唤通才型教师。就基础教育而言,现在强调综合实践活动,目标是落实五育融通;现在重视创造力培养,倡导做中学、发现学习、项目学习、跨学科问题解决等,更需科学与艺术、工程、设计之间的跨界沟通。五育融通、跨界沟通,要害就是‘通’,它与‘专’并不矛盾,‘专’是通的根基,‘通’是专的延伸。学生的跨学科、跨界本领越大,将来创造力就越大,这对通才型教师提出了全新的紧迫要求。”

顾泠沅与刘佛年教授在一起

给学生“留白”、回归学科本原,才有尖可拔

新时代,我国步入高质量发展轨道,对基础学科人才的需求越来越大。加强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培养,是“十四五”规划的明确要求。对此,顾泠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基础学科拔尖人才培养,毫无疑问是高质量发展的重要议题之一。拔尖人才的培养,从大学起步显然太晚,他们的兴趣爱好,理应从少年时代开始。钱学森中学阶段在北师大附中读书,他说自己当年考试不做准备,也就考个80来分,然后腾出时间钻研自己感兴趣的问题。而现在学生的作业、考试负担过于沉重,难有自己的空白时间。”

在数学领域,拔尖怎么拔?中小学教师在培养拔尖学生上应发挥什么样的作用?顾泠沅强调要做到以下两点。第一,给学生“留白”,包括改变只是应付考试的大量“题型”训练(刷题)、升学功利色彩浓重的大范围低龄化的竞赛辅导(套路)等,一定要留给学生独立钻研的时间和空间。在这样的时空中,方可真正分辨学生才能的差异。第二,本质上的“回归”,培养拔尖人才,优质教师是关键。《庄子·逍遥游》有言:“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上海市南洋模范中学老校长赵宪初曾说:“师之蕴也不足,则其育长才也无望。”只有回归学科本原,我们才有尖可拔。

在顾泠沅看来,教育是面向未来的事业,而教师应该是“最有权威的未来学家”。顾泠沅回忆,1986-2011年,他曾跟随并协助吕型伟教授主持教育部重点课题“面向未来的基础学校”,遍及全国13个省市,持续了5个五年规划。总结吕型伟教授的改革思路,顾泠沅概括出这样三句话——第一,摸石头过河的实践路线,过河的目标明确(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但过河的路径不能预先规定,要靠广大教师的摸索与创造;第二,找准石头在哪里,“用学习的力量避免盲目”,学知识、学技能、学教育理论、学国内外的多种经验,还要学点教育史、改革史,这样才不至于盲目走弯路;第三,未来有很多变数,看懂现在就是面向未来,过度的刷题训练、大范围低龄化的竞赛辅导、激烈的升学竞争,事出有因,我们究竟看懂了没有?如何回归学科的本原、教育的本质,必须从分析、解决眼前的问题出发。

一辈子扎根一线、潜心育人。2021年5月29日,第三届“关爱青少年成长特别贡献奖”颁奖仪式暨“让每位学生都有绽放出彩机会·精彩人生”专题研讨会在上海中学举行。顾泠沅被上海市教育发展基金会授予“特别贡献奖”。在发表获奖感言时他说:“教育是民族振兴、社会进步、国家发展的基石,而教师是发展道路上代代相传的接棒人。”几十年的从教生涯、教研生涯,这一代人身上已深深刻下了“为了祖国、为了下一代”的家国烙印,他们将牢记为党育人、为国育才的使命,终身奉献党的教育事业,为新时代基础教育发展贡献智慧和力量。

结语

“我的一生得益于三位名师的指点:苏步青教授严谨的治学风格,刘佛年教授民主宽容的大家风范和吕型伟教授踏实求新的科学态度。”顾泠沅感慨,三位导师身上的三种精神,正是教育改革所需要的。

新时代赋予新使命,新时代要有新作为。正所谓“风劲潮涌,自当扬帆破浪;任重道远,更需策马扬鞭”。顾泠沅强调:“科学是老老实实的事,来不得半点虚假,也没有捷径可走。远离急近的功利,才能找到教育改革的根由所在。近年来的教师教学国际调查(TALIS)表明,我国教师素质整体上是不低的,但从创造力与高端人才培养来看,我们还要付出艰辛的努力,才能担当起新时代的崇高使命。”

— END —

来源 | 本文刊于《教育家》2022年2月刊第1期,原标题《顾泠沅:“看懂现在”就是“面向未来”》

文 | 本刊记者 李香玉

策划 | 惠依琳

设计 | 朱强

统筹 | 周彩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