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 教育”时代下,如何让教育回归到人

“互联网+教育”的跨界融合模式是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在教育领域的跨界融合,既可以扩大规模,又可以实现教育个性化,从而解决教育中“规模和质量”无法同时兼顾的永恒矛盾。这样的深度融合看似构建了一个可实现灵活、开放、个性化、终身化的教育新生态,可实际上,也暴露了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信息发展、知识爆炸的时代对教育提出了很多新的要求,也带来了新的挑战。信息技术提出的新的需求呼吁教育带来新的人才供给,这使得教育逐渐走向一条功利化的道路,偏离了教育育人的本质,我国教育出现“无人化”的现象。然而,教育的基本功能是传递生活所需要的知识,教育的最终目的是使人得到发展,从而过上有意义的生活。

“互联网+教育”对生活和生命本身的关注是科技发展渗透于教育中的题中应有之义。

一、教育是“人”的教育

要谈回归人的教育,首先要回答的问题就是教育为什么需要人的参与。尤其是在“互联网+教育”这一背景下,在科学技术发展带来的无限惊喜下,仔细思考有关教育本质的问题是十分有必要的。

教育归根究底是“人”的教育,教育的对象是“人”,教育的实施者和参与者都是“人”。虽然科学技术为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无限的便利,出现了无人售票、无人超市等一系列新生事物,教育界也在这样的冲击之下蠢蠢欲动。可是我们有理由相信,不论科学技术的变革多么惊天动地,教育始终是与人息息相关的。

教师作为学生学习的指导者、引路人,是无法被机器人所替代的。

  • 鲁洁教授认为:“教育面对的是人,教育的世界是人的世界,为此,任何教育理论,不论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的,它都必须建立在某种人性假设的基础上”。
  • 叶澜教授认为:“教育是直面人的生命、通过人的生命、为了人的生命的质量提高而进行的社会活动,是以人为本的社会中最体现生命关怀的事业。”

首先,教育中应有人。

作为教育者的教师是人,作为学习者的学生也是人。

“互联网+教育”的热潮带来了一个热议的话题甚至是恐慌:某一天教师是否会完全被人工智能所替代?慕课、翻转课堂等新型学习方式给教育注入新鲜血液的同时也产生了诸多问题。科学技术与教育的结合撬动了教师角色与职责的转变,教师不能再以知识的传授作为主要职能,一些原本属于教师的职责和职能已经逐渐被包括人工智能的信息技术所取代,所以很多人开始怀疑教师这一职业是否有存在的必要。

从哲学的角度看,这种观点是典型的机械主义。毫无疑问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科学技术正在或即将取代教师的部分职能(如知识的传授),然而教师的另外一些职能和作用则是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信息技术难以取代的(如教师作为学生学习的引导者、促进者、激励者)。

如果认为教师这一职业可以被人工智能所取代,那么则仅仅将教师视为知识的传递者,教师的职责似乎只是将知识从书本装进学生的脑袋。这一看法显然是错误的,教师不仅仅是知识的传递者,学生也不仅仅是装知识的容器。陈佑清教授在《教学论新编》中曾批评现行教育存在的突出问题就是漠视学生的整体性,而将学生当作被动的教育对象甚至是非“人”。

人是自然的产物,遵循一定的自然规律。但人是高度成熟的自然体,人的生存和发展不是被动地接受自然改造的过程,而是通过认识自然、了解自然进而改造自然的过程。人类是有意识、有情感、有社会性的群体,人具有主观能动性,可以在实践中能动地认识世界和能动地改造世界及自身。人可以通过自身的能动活动选择和创造自身生活和发展所需的条件,而动物即使是具有较高智慧的生物,也只能通过顺应自然消极地依赖环境生存,这是人与动物最大的不同。因此,人是具有主体性和能动性的。

学生是作为能动的生命体,以完整的身心结构参与学习这一实践活动的,也就是说学生不是带着一个空空如也的脑袋走进课堂的。在学习的过程中,学生的生活经验、学习经历、思维方式、情感态度、价值观念等都会对学生的能动活动产生影响。如果教育不将学生看作完整的人,而只是机械地灌输知识给学生,则根本不能带来学生身心相对持久的变化,不能使学生的身心素质得到发展。从这一意义上来说,不管科技发展到什么程度,教育中必须有人参与,教师与学生都应该被看作是完整的人来对待,不可能被人工智能所取代。

其次,教育是为了人的教育。

教育的根本目的不是分数、升学,而是育人、成人,或者说,是人的发展。人是一种追求自身发展的生命体,人的存在是发展的、不断超越的、主体性的存在。

从自由自觉的层面看,人的活动的终极指向就在于人的发展,人的发展是一个人身心素质形成与完善的过程。而教育的目的,就是促进学生身心素质的发展与完善,使学生的多种潜能逐渐转换为现实的个性特征。一个人的素质影响人的活动方式和活动质量,从某种意义上说,决定了人的基本特征。以人的发展作为教育的目的,是教育活动育人性的必然选择。如果脱离人的发展来谈教育目的,则学生和教师不是教育活动的主体,而是为达成某一目的而存在的工具或是手段。如果将升学作为教育的目的,则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都是为升学这一目的服务,教师与学生必将沦为工具性或者手段性的存在。

因此,教育的根本目的在于人的发展。而人的身心素质是不可传递的,通过类似知识传递的方式并不能使人的素质得到发展,素质的发展依旧需要回到学生的生活与实践中去,即回归到人的主体作用中去。与知识的传授不同,人的身心素质的形成与完善不能通过说服教育的方式展开。以人的发展为目的的教育,必须回归人本身,将满足个体的发展需要当作教育的第一要务。

“人工智能”虽然为教育活动提供了便利条件,却无法替代师生之间情感的交流。现代技术手段可以提供多种知识传递平台,但不能成为学生生活的替代。即使某些技术手段(如VR技术)可以为学生提供虚拟场景,帮助学生更好地理解学习内容,但是虚拟技术终究不能完全取代生活实践。

学生素质不可能仅仅通过虚拟的实践活动得以发展与完善,并且社会生活具有复杂性,通过虚拟的实践活动获得的发展并不能完全适应现实社会生活的需要。因此,立足于人的发展的教育无法被“人工智能”所取代。因此,教育是以人的发展为目的的实践活动,教育的一切理论基础在于对人的研究。教育是“人”的教育,教育与人的存在和发展息息相关,不能脱离人去谈论教育。

二、“互联网+教育”时代我国教育无人化现状

1.师生情感交流被忽视

“互联网+教育”本应通过信息技术的使用促进教师与学生的交流,发挥学生的主观能动性,更好地满足学生的求知欲。然而,在现实教学过程中,技术所带来的变革仅仅体现在讲授形式的变化上,多数教师仍采用以讲授为主的教学方式,“满堂灌”和“说教主义”依然是教师的主要法宝。

比如:尽管教师在课堂上充分使用了现代科技成果(如幻灯片、电子屏幕等),但这些现代化技术仅仅作为教师讲授的辅助工具,电子屏幕仅仅是黑板的替代品,并没有带来教学方式根本性的变革。很多教师不能利用电子设备提高师生之间的交流频率与质量,在整个教学活动中很少与学生展开交流互动。

笔者并不是完全反对教师使用讲授法上课,而是反对教师在讲授的过程中,只将现代信息技术作为讲授的辅助,或者将全部的精力用于如何更好地使用现代科技产品,而恰恰忽视了学生才是其讲授活动的对象。如果教学活动仅仅是教师单方面的知识输出,得不到学生的积极响应,那么这样的教学活动怎能称得上有“学生”呢?教师仅仅将学生当作知识传授的客体,而不是完整的人,因而造成了教育的“无人化”。

教育的主体是人,人工智能产品进入课堂,本应为更好的教学提供助益,为教师和学生发挥自己的职能服务。而现实的校园中,人工智能的使用不是为了应对教育部门的检查,就是作为教师讲授的替代工具,甚至课堂讲授仅仅变成了“读PPT”。教师和学生缺乏情感交流,人工智能成为知识的传播工具与接收工具。

2.人文教育的地位丧失

科学技术的进步无疑推动了社会的进步,在科学技术的指导下,人们在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过程中获得了无限的自信和大量的财富。可以说,我们如今所处的时代是科学技术主宰的时代,也是科学主义文化泛滥的时代。在这样的环境下,人文学科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固然不能否认科学在人类社会发展中的巨大贡献,然而人文学科和人文精神也不应当被抛弃在历史的洪流中。然而,在当前理性至上、物欲横流的时代背景之下,受经济环境与社会文化的影响,教育的天平逐渐向科学教育倾斜,人文教育逐渐式微。

一方面,在实用主义与功利主义的驱使下,人们逐渐对具有实用价值的理工学科趋之若鹜,而思考人的存在与价值的人文学科逐渐被边缘化。

另一方面,人文学科内部出现分层。一部分人文学科在科学化大背景的驱使下,逐步走向追求标准化规范和固定化结论的道路,对于人的讨论和理解从主观和多元逐步走向客观和单一。在研究方法方面,强调量化分析与科学实验,拒斥主观性逻辑推演。因此,这种教育在实用主义和唯科学论的影响下,忽视了人的精神追求,滋生了功利主义的价值观。这种教育不再以人的发展和完善为终极目的,违背了教育的初衷。

政、史、音、体等人文课程本应通过互联网技术拓宽学生的知识面、完善学生人格、提升学生道德修养、为学生营造良好的情感体验,可是却在现实教学中丧失了人文意蕴,从体验的课程变成了简单的记忆课程。不作为升学考试科目的课程,教师、学生、学校都没有足够的重视,对升学和成绩的片面追求也使得人文课程逐步失去了原本存在的意义。计算机、金融等专业也因为现代科技发展的需要变成热门专业。

实际上,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都是人的全面发展不可或缺的部分,缺乏人文精神的科学教育只能满足人的物质追求,从而培养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缺乏科学精神的人文教育会把人带入盲目与迷信之中,最终陷入无尽的玄思与自我怀疑。

3.生活的意蕴在教育中被遮蔽

在追求功利化生存所需的道路上,教育者过分重视知识的掌握,忽视了对学习能力的培养,教育的生活意蕴逐渐被遮蔽。学生不应当被当作知识的容器,只掌握知识而不具备运用知识的能力,那么知识的掌握则毫无意义。学生的生活需要知识,更需要以思维能力、创造能力、人际交往能力等为基础的素质素养。

将学生视为完整的人,则应当尊重学生的发展所需和兴趣所向。一些学校强调苦读,剥夺学生休息、娱乐和锻炼身体的权利,将成绩的好坏与学生在校地位的高低对等,在学生群体中形成以成绩为依据的评价链。学校即微型的社会,学校是学生生存的基本空间,它的运行模式和制度体制极大地制约着学生的生活质量和生活方式。如果学校这一微型社会不能提供给学生健全的成长空间,那么学生即使掌握了知识也不能成为社会所需要的人才。

另外,我国教育常常忽视学生的多样化需求,学校难以为学生制定个性化的培养方案来满足不同学生发展的需求。教育者采用统一讲授、统一评价的方式对待多样化的学生,较少鼓励学生进行创造性发言和提出不同意见。

总的来说,我国教育与学生的生活相脱离,教育者没有将学生当作“完整的人”来对待,因而教育中的生活意蕴被遮蔽。

三、“互联网+教育”时代教育应如何回归人本身

1.营造“以人为本”的教育生态

教育是一种社会现象,也是一种认识现象。教育不论作为一种社会现象还是认识现象,都是以人为对象的。由于自近代工业化以来的教育平民化和互联网技术的冲击,才出现“以人为本”理念在现实教育中的缺位和教育生态的失调。虽然,这样的教育在一定的社会历史条件下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可以解决当前社会发展对技术性人才的需求问题,也为大量的学子解决了谋生问题。但是,从长远来看,这样的教育终究不能发展人的素质、促进社会的进步。

一个人在社会上存在,不仅应立足于当下的社会现实,而且要超越当下,追求一种意义存在,实现自己的应然探索。通俗来说,一个人不能仅仅满足于自己当前吃得饱、穿得暖,还应该拥有面对未来的能力和勇气。所以,不管是从教育对于个人发展的意义而言,还是教育对于社会进步而言,构建“以人为本”的教育生态都是具有深刻历史和现实意义的。

营造“以人为本”的教育生态,不仅需要从教育内部探索教育与人工智能的深度结合,还应在各种教育外部环境中确立“人”的核心地位。在教育内部,要关注学生的主体存在,注重学生的个性发展,利用现代科技,突破书本知识的禁锢,激发学生的创造性,让学生在现代化的教育环境中获得人性的解放。

个体生命的长度和宽度有限,因而其选择权有限。互联网技术可以突破时空的限制,将学生从真实世界、现象世界中解放出来,给予学生更多的选择权,也即给予学生更多的自主权利。确立了教育中“人”的核心地位,那么教育与互联网技术的结合给教育带来的将是有益的影响。而在教育外部,确立教育中“人”的核心地位还需要在家庭、社会和政府机构等之间形成合力。

“以人为本”不应当仅仅停留在口号上,而应落实在政策文本和规章制度上,形成深入人心的社会风气,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教育中人性缺失的问题。教育部门应着力改革现阶段以纸笔测试为基础的评价考核制度,在顺应经济发展与产业结构调整的基础上,通过“人工智能”与教育的深度融合实现评价的多样化和过程性。在改变评价制度的基础上,通过自上而下的改革逐步实现教育的生活化。同时,各级各类教育机构应实现自由衔接,打通学校与企业和社会的沟通桥梁,完善终身教育体制,从而实现“以人为本”的教育。

2.回归正确的价值追求

知识的学习本来是为了获得人的自身价值和意义的提升,但是知识的科学范式使得知识与人的自身价值、意义相分离。学习对于许多学生来说不再是意义的追寻,不是为了追求真理、获得智慧,而是把学到的知识写到考卷上,将知识变成一个获得某种生存手段、达到目的或是换取某种东西的商品,知识被商品化了。然而商品化的知识过分追求知识带来的价值,往往远离了学生心智发展的规律,脱离学生生活,扼杀了知识的生命意义,同时也漠视了知识对学生价值观的塑造。

在追逐功利化的教育中,人的价值逐渐被泯灭,人的价值追求也出现偏失。“互联网+教育”时代,这样的情况更为严重。所以,“互联网+教育”时代的教育,更应该脱离功利的目的而去追寻教育发展人的目的。一方面,作为学生,应确立正确的价值追求。

教育不应仅仅作为促进科技发展的工具,相反,科技发展的成果应该作为教育的工具,促进教育对人的素质发展产生重要影响。本末倒置、舍本逐末的教育缘于人们价值追求的偏失。因此,教育应该回归正确的价值追求,舍弃实用主义、功利主义至上的成才观念,实现以“知识能力”为本到以“生命智慧”为本的转变。

另一方面,教师也不再仅仅担任知识传授者的角色。一些原本属于教师的职责和职能已经逐渐被包括人工智能的技术手段所取代。一直以来,教师始终是作为课堂主宰,扮演着知识传递者和权威的角色。

然而,随着现代大数据和搜索技术的发展,教师显然无法维护自己的权威地位,师生之间的互动也不能仅仅用知识传递来一言以蔽之。毫无疑问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科学技术正在或即将取代教师的部分职能,如知识的传授;而教师的另外一些职能和作用则是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信息技术难以取代的,如教师作为学习活动的设计者、组织者,作为学生学习的引导者、促进者、激励者。

3.重视情感沟通与生活体验

“生活世界是蕴藏着丰富的价值和意义的世界。它在形式上似乎表现为平凡、琐碎及世俗,但生活的价值和意义却泛化地存在于其中;它虽不及经过抽象、归纳和整理以后的理性知识那么有条理和清晰,但在对其的体验、品味、揣度、想象与领悟中,人们能够探寻和感悟到其中的乐趣、价值和意义。”

教育从根本上起源于人类的社会生活,并且与生活存在一种客观的互动关系。教育的基本功能是传递生活所需要的知识,但是教育的最终目的是使人得到发展,从而过上有意义的生活。人的一生就是在这样不断对生命、生活的探索与追求中度过的。同样,生活也对教育有着重要的意义,生活世界是学生所有认识材料的来源,也是学生将认识转化为实践然后进行再认识的场所,这是所有教育者应该达成的共识。所以即使是科学技术迅猛发展的今天,教育依然需要回归生命本身、回归生活本身。

互联网技术手段更有利于构建一个充满生活意蕴的课堂。互联网技术打破了生命的时空局限,可以让人在隆冬感受炎炎夏日,也可以让人在酷夏体会凛冽风雪;可以让山区的孩子聆听名师大家的教诲,也可以使城市的学生身临风景宜人的自然。这些技术手段如果与教育深度融合,必然会打破课堂的局限,增进师生情感的交流,使学生在一个更有生活意蕴的环境中学习,得到身心更充分、更自由的发展。

同时,“互联网+教育”可以不仅仅局限在学校内,这一深度结合也可以将学生的校外生活与教育相通,加强学生校园生活与校外生活的联系,充分调动学生的生活经验,促进学生自主发展。因此,在树立“以人为本”教育理念和“回归生活”价值观后,客观上应增加针对教师技术能力的培训,提升教师的信息素养,并采用科学的手段评估教师的信息运用能力。同时,课堂教学应通过向现实生活扩展实现教学内容与学生生活的沟通,进而促进学生的发展。

来源丨《现代中小学教育》

作者丨赵明洁,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